想先让我填哪个坑啊?

尘远|子不语(下)

满地残骸,不过是向你告别的苍凉手势。

从此,魔王岭再无春天。

我不再见你。

愿与君相绝。


下篇


此篇完结。


为什么最近两篇我的热度忽然变低了。


尘远|子不语(上)


你说,世上有妖吗?

嘘——子不语,怪力乱神。


楔子


红妆十里,嫁衣灼灼。

一袭华美红裳衬得少年白嫩稚嫩的脸庞俊美非常,宁致远红着眼睛,临上轿前忍不住低低唤他,“逸尘——”

他在害怕,声音不经意抖得不像话,浓重的鼻音含着委屈,他伸手出来,又急急唤了声,“安逸尘?”

“致远。。。”一袭湖蓝长袍的男人大步流星从轿子一侧绕过来,迟疑了片刻,大着胆子握住他冰冷的手,攥在手心,想要开口,“我。。。”

“我知道的,我知道的。”宁致远打断他,努力挤出一个灿烂的笑容。事到如今,他不想再听。抑或说,他更怕,男人的言不由衷。

安逸尘,你喜欢她。

如此,我便替她嫁了。

“我没有后悔...

感觉自己被限流了,从来没有这么少的热度


真的是好烦

为什么我的路途这么坎坷

下篇再写哪对呢?

他们又发生了什么样的故事? ​​

怎么回事?

最近更的两篇,十三妃和苏宝宝,

热度感人

这他妈在逗我?

喵咪二三事(08)

图片:小鹿老师,你有没有讲完课啊?


08

左博终于如愿以偿地见到了奶糖。


它和何瀚站在树枝上,悄悄望着陈霆在树下带着陈藤藤和奶糖练习。藤藤喵从小练习,出爪子又快又狠,反应也迅速。奶糖和之前比进步很大,最起码面对攻击,不再懦弱地躲在后面了。

“哟。”

头顶树叶微颤,一只浑身雪白的漂亮猫咪懒洋洋爬下,在树枝上无所畏惧地伸了个懒腰,瞧两喵一眼戏谑道,“真是慈爱的父母。”

何瀚喵没搭话,左博小喵同允超喵说了几句,几只喵便下去了。

“奶糖宝宝!”

“呜~小博妈妈!”小奶猫见了亲妈,一时三刻两眼泪汪汪,甩着尾巴奔入久违的怀抱,被左博搂住好一顿狂舔。见了爸爸,奶糖...


朕的基金......


开坑一时爽,填坑火葬场

十三个妃子里还缺几个啊

当初为什么要定这个数字,夭寿哦

©北国生南树 | Powered by LOFTER